欢迎访问AG官方入口-Welcome!

AG官方入口B站UP主生存调查:“墨茶们”无法承受

更新时间:2021-06-13 00:06

  B站UP主“墨茶Official”(下称“墨茶”)的真实身世已经难以完全还原了,毕竟人已不在了。

  1月26日,墨茶的B站账号粉丝已接近150万。“很抱歉,以这种方式认识你。”同日,有网友在账号状态下评论悼念。

  自1月21日墨茶去世的消息大范围传开,发酵至今,围绕他的身世,令人唏嘘的信息包括其奶奶生病、父母离异、自身罹患肿瘤及糖尿病、疑因酮症酸中毒逝世等;仍不明朗的则包括,坊间最初流传他是因贫病交加“饿死”的,但其父母却对外表示家境尚可,当地乡政府也证实其非贫困户。

  与此同时,墨茶被媒体调查出曾因参与违法犯罪行为,多次被公安机关处理,但具体原因未阐明。综合各方消息,墨茶之死或许更多是家庭悲剧。

  无论真相如何,从墨茶最后一个住所环境来看,从他生前在网络上发布的种种个人状态来看,作为UP主,墨茶的收入不高是明显可见的。

  1月23日,B站就墨茶去世一事发布公告称,已与当地政府取得联系,核实墨茶已于1月10日在居所因病去世。在取得家属同意的前提下,B站已将UP主账号列为“纪念账号”,UP主账户中的充电与直播打赏收入也将被全额原路返还。

  墨茶的情况不能等同于是所有UP主的困境。但在墨茶死后,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数位UP主,受访者表示,如果以谋生方式来看,视频创作的收益的确没有套路和标准,不求回报“为爱发电”仍是大多数UP主的常态。

  有爆料称,由于墨茶打工不顺并患有疾病,约在2020年2月时,有网友建议他开始做vtuber(即虚拟主播)。有的网友把自己淘汰不用的电脑零件给他寄过去,有的给他设计了vtuber形象,有的给他做了模型,在大家的帮助下,墨茶出道了,成为一名游戏主播。

  1月24日,B站UP主流烟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墨茶主打的游戏主播属于投入比较低的UP主,基本上有台电脑就行。”

  直至去世,墨茶依然只是个默默无闻的UP主,不到200个粉丝,发布了28个视频。

  “如果他此前便有这么高的人气,便不会贫困交加了。一般粉丝过万之后,就能开始有广告收入。”1月22日,B站UP主易生(化名)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  流烟也验证了易生的说法,她表示,B站的UP主在有上万粉丝前,基本都是无法盈利的,属于前期投入阶段。

  但粉丝过万并不容易。与墨茶此前相似,易生目前只有189个粉丝,从2019年12月开始,已发布14个视频,单个视频最高浏览量为16.4万。

  “后来我加入了B站的UP主激励计划,有了一笔收入,截至目前,累计共13元。”易生调侃着,这就是自己兼职UP主以来的全部收入,所以做UP主只能算是“兴趣爱好”。

  除了兼职UP主之外,易生此前还是一个新媒体营销人员,因此他对UP主的广告收入“心里有数”。

  “目前市场上标准不算统一,一般在粉丝量的10%上下浮动,具体看UP主怎么和广告主谈。”易生举例表示,一个290万粉丝的UP主,报价在29万左右。

  根据发布于2021年1月的《2020年B站UP主价值研究报告》,2020年,B站投放品牌数和合作UP主均实现了高速增长,增长率分别为480%+和860%+。AG官方入口

  “如果要把广告拍好,就没有精力拍自己想拍的视频了。拍广告视频压力大,也没有多余的灵感去思考其他有趣的内容。”1月21日,有着24万粉丝的B站UP主六尾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  六尾目前是全职在做内容,即便如此,她一个月依然只能接一个广告,“多了吃不消。”六尾说。

  从业几年、粉丝量过万却依然没有在B站平台盈利的UP主也不在少数。2017年下半年,流烟入驻B站,主打汉服等视频内容,截至目前有9.2万粉丝,即便有一些商务收入,却依然没有达到可盈利的状态。

  而如果没有广告收入,纯靠网友打赏的情况下,即便是千万级的UP主,获得的收益也是有限的。

  2020年12月25日,B站千万级别UP主“罗翔说刑法”(以下简称“罗翔”)将其全部贝壳税后收入捐助给救助基金,金额为256534.79元。

  “你只需要一部手机、将自己的视频内容上传到B站,就可以成为UP主。但是如果你想有所名气并从中赚钱维持生活,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”对于墨茶之死,流烟表示遗憾,成为一个UP主,或许并不是他谋生的最好方式。

  UP主对B站来说很重要。B站2020年Q3财报显示,UP主创作的高质量视频持续占据B站整体播放量的91%。

  在B站管理层看来,UP主是平台PUGV(专业用户自制内容)生态的核心竞争力,也是B站在重金购买内容达成用户增长后,留存用户的关键。

  2020年12月底,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在B站,通过OGV(机构专业内容)进入社区的用户,会继续去看PUGV生态的内容,然后找到自己喜欢的内容品类,留在B站。

  “刚刚开始上传视频的时候,人气和播放都很低。当时也没明确想要做什么类型的视频,比较盲目,视频质量的确不高。”流烟表示,三年多里,她一直在努力提高自身水平,不仅升级拍摄设备,还要学习后期技巧,找寻视频特色和主题。

  “为爱发电,在我的理解里,就是自己花大价钱去创作内容,不考虑收入回报,经常花销大于收入。”流烟说。

  如今,流烟签约了MCN机构,有一些商务上的收入,但相较于投入来说,依然杯水车薪。据她自述,三年多的时间内,每个月不间断更新内容,每个视频投入3000到6000元不等,自己在视频制作上的投入依然大于收益。

  “目前主要是我一个人完成视频所有的工作,包括前期选题、拍摄脚本策划、人员安排、妆容发型服饰选择、经费安排、视频后期剪辑和制作、视频发布及账号运营,可以说是一个小型团队的工作量。”流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  六尾有着与流烟相似的经历。作为知识科普类的博主,六尾今年30岁,据她自述,早在20岁,她就尤为关注自己目前专研的领域,早年更多是拍摄照片,2016年才开始拍摄并发布视频。

  “直到2019年年底,能够稳定地接到商务了,才决定全职做UP主。”六尾说。

  对于流烟、六尾以及大多数UP主而言,能够一路坚持下来,更多的原因是热爱。

  “本身我很喜欢自己的拍摄内容,同时看到大家对我的视频的喜欢,也让我愿意在自己能力范围内,继续创作大家喜欢看的内容。”流烟说。

  作为已经有所盈利的全职UP主,当被问及是否会组建个人的团队缓解压力时,六尾回复,自己依然没有经济能力支撑团队。“据我所知,那些组建自己团队的UP主,都是提前拿到了投资的。”六尾说。

  “西瓜视频来找我签约的时候,我同意了。B站后面来找我的时候,我已经和西瓜视频签约了。”六尾表示。

  决定签约西瓜视频,六尾的确出于对生计的考量,“相较于并不稳定的广告收入,和西瓜视频签约,平台会提供比较固定的收入。”

  签约后,六尾的中长视频首发平台只能是西瓜视频,等于放弃了B站,她有些后悔。“我个人观察,西瓜视频的用户更多是中年男性,以中产居多,他们更喜欢关注一些时政类的内容,对我的内容不是非常感兴趣,我的受众还是年轻人甚至是小孩。”

  六尾认为,AG官方入口虽然在B站的收入不稳定,但是社区环境更好、用户粘性更强,“B站的视频制作门槛更高,UP主冒尖后更容易有长期的竞争力,从长期发展的角度,B站是一个好选择。”

  六尾此前是全渠道传播自己的内容,对比之下,她感觉到B站用户与其他平台之间的区别。

  “B站的用户年纪更小。”六尾说,“只要他们喜欢你的视频,他们就会特别支持你,跟粉圈一样,这在别的平台比较少见。”

  1月23日,UP主刘博(化名)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和别的平台相比,B站的粉丝粘性高得多,“相同粉丝量的情况下,在B站获得的关注和评论会多得多。”

  刘博透露,自己在抖音上有110万粉丝,目前自己的收入来源也是在抖音上发布广告,“一个月多则有四五万的收入,少则一万多。”

  抖音的短视频创作对他来说相对轻松,但B站的中长视频需要更大的成本、更多的精力。“它需要更长的脚本、更丰富的内容,仅靠我一个人,有点难以完成。”刘博说。

  与抖音相比,刘博在B站上的粉丝要少得多,只有两万多人,所以他目前暂不打算在B站上发布广告,“一来是中长视频制作难度大,二来是价格也要不高,实在不大划算。”

  2020年第三季度,B站月均活跃UP主数量同比增长51%达170万,月均视频投稿量同比增长79%达560万。新增百万播放视频的数量同比增长73%,万粉以上UP主数量同比增长75%。

  伴随着UP主数量增长的,是B站的用户留存情况。2020年8月,B站的月活用户突破2亿,纵观第三季度,B站社区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54%达1.97亿,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61%达1.84亿,平均日活用户达5330万,实现了42%的同比增长。

  “以前兼职做UP主的时候,经常一整个月都忘了更新,现在为了维持热度,定了周更的目标。”六尾表示。

  “2019年,我看到关注的一些粉丝量高的UP主,他们一些质量不错的视频播放量也都不太理想。我自己的视频,有的投入了很多心血时间、还有好几千元的成本,最后播放也没什么水花。”流烟说。

  她感觉到了做内容越来越难。一方面,许多内容选题已经是老生常谈,重复跟进制作没什么新意可言,另一方面,随着B站影响力的提升,许多有实力的UP主也开始进入B站。

  1月24日,在抖音目前有着428万粉丝的美妆博主婕哥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目前正在准备入驻B站。

  “马上,我就要分发横版长视频了,在B站和西瓜都会有分发。”婕哥直言,做惯了短视频,长视频依然存在难度。“以前精力不够,没顾上中长视频这个领域。现在觉得也不能落下,期待新内容分发后,能够涨一波粉丝。”婕哥说。

  不过,其实早在2019年8月,抖音就宣布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,以婕哥的粉丝量,发布中视频依然可以在抖音完成。

  2020年,西瓜视频屡屡挖走B站UP主,包括“老四赶海”、“老渔民阿雄”、“渔人阿峰”等腰部UP主。

  1月25日,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相较于B站拥有的高粘性社区氛围和内容运营能力,西瓜视频依托的是头条系强大的商业变现能力,吸引内容生产者。

  1月19日,在2021微信公开课PRO“微信之夜”上,“微信之父”张小龙重点介绍了“视频号”,并称“视频化的表达可能是下一个10年内容领域的一个主题”。

  自2020年1月内测以来,微信视频号已经迭代4个大版本,陆续支持顶部分栏、转发朋友圈大屏显示、长视频、直播打赏、连麦等功能,视频号内容生态也涌现出了众多优秀创作者和标杆案例。

©2019 AG官方入口 版权所有 AG官方入口-Welcome保留一切权利。
联系人:宋经理 电话:13853532400-0181212 地址:威海市大山路国际广告材料市场2号